400-518-360

360°基因-相关资讯

媒体报道>解读你的基因密码

分布时间:2013-12-02

你知道,长的漂不漂亮,帅不帅是由遗传基因决定的,没得选择。你可能不知道,运动是否能让你减肥成功,哪种感冒药对你有效,包括你更容易得什么病,这些也都跟基因有关。在安吉丽娜·朱莉主动接受了切除双乳乳腺手术的新闻之后,你可能对基因检测有了“一知半解”,至少,有了点概念吧。

2012年8月,赵伟在北京创办了360基因检测公司。用户体验的流程很简单,在官网上选择产品套餐,支付订单之后,会收到一个唾液采样盒,按照随寄的采样说明采集唾液样本,再邮寄给360基因公司,3到4周之后,用户就可以登录个人账户,查看基因检测报告。

你可以把它看做是一份体检报告,但内容要丰富许多。根据赵伟提供的信息,仅基础套餐的检测项目,就达到100多项。包括抗病能力、营养环境、个性特征、携带身份、药物代谢5个板块。

通俗点说,患上某种癌症的几率有多高,是否为血友病的基因携带者,维生素B的吸收能力等都有可能通过基因检测得到结果。另外,对咖啡因的偏好,抗青春痘,包括对各种味觉、嗅觉和触觉的敏感度等这些有趣的个性特征,用户也都有可能得知。

“如果只跟健康有关,命题未免让人感觉太正了。基因这种高科技的东西也可以是有趣味的,这样大家才会觉得离他很近,觉得好玩,才会想要去分享。”赵伟告诉《第一财经周刊》。不过,她创办公司的初衷可是相当的严肃。

赵伟的母亲在2011年查出脑部肿瘤,困扰她的是,她每年都会带母亲做体检,甚至还会要求加项,但也是一直到她母亲感到明显的不适后才查出的。为什么体检查不出任何的先兆?怎么去规避这种问题?这引发了赵伟的思考。

当时,赵伟刚刚从奇虎360公司辞职,在照顾母亲的同时,她自己开始考虑这方面的问题。她逐渐发现国外做体检或者健康管理的时候,会多做一个基因检测,然后据此预判患哪些疾病的风险比较高,人们可以尽早控制。赵伟开始去找这样的公司,而可以搜索到的结果很有限。

最为著名的就是一家名为23andMe的互联网基因测试公司,2006年由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的妻子安妮·沃西基(Anne Wojcicki)在硅谷创立。中国也出现了一些试图复制23andMe模式的公司,比如创立于2008年的iDNA,它的创始人周慧君原来供职于23andMe。还有近几年流行起来的华大基因、贝瑞和康。但他们都更注重线下的推广和销售,比如和一些医院,以及高端体检中心合作。

“做互联网出来的人都更愿意做一个B2C的产品,就是直接和用户产生互动。”赵伟说,“我想做一个有互联网感觉的基因检测产品,让用户觉得更有亲和力。”

赵伟花了半年多的时间去研究、和朋友交流,还到23andMe做了一份自己的基因检测。就像大多数互联网创业公司一开始碰到的问题一样,“我们一开始面临资源短缺的情况,但当你把所有的资源都整合进来之后,你就会成为一个平台。”此前在奇虎360公司做战略合作总监以及产品经理的经验,让赵伟在寻找外部资源上,并没有感到什么压力。

而她在做市场调查时,欣喜地发现,整个产业环境中可以合作的实验室已经有很多,这可以满足轻资产的运营模式;近3年来,对基因研究方面的科研成果数量爆发的特别快,临床医生、营养师、心理医生等都在做相关的研究,这意味着可以有更丰富的项目解读;而临床医生对基因检测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尤其是妇产科,以及和肿瘤相关的所有科室,“大医院这几年基本被各种各样的基因检测公司扫了一遍。”赵伟说最最重要的是,芯片成本在下降。

基因检测是通过一张生物芯片完成的,上面有很多的位点,这些位点限制了能够为用户提供哪些解读项目,也就是说,芯片决定了产品内容。而且,一张芯片不能做二次使用。

23andMe使用的标准芯片是由Illumina公司提供的,上面有90万个位点。赵伟在去年年底上线的一代产品,完全复制了23andMe的产品模式,甚至包括报告的展现形式。检测和解读则是通过和第三方合作来完成的,售价为5500元,而23andMe的价格是99美元。

但市场反应并不好,第一批用户大多是她的朋友和以前的同事,赵伟自己都觉得体验不是很好。

她又拿起原来在23andMe做的那份检测报告,仔细研读其中的内容,包括它与用户之间发生交互的地方在哪里,哪里可能会是用户的兴趣点。最后她发现,把这样一个产品模式完全复制到中国是不适合的。

问题主要就出在那张标准芯片上。首先是成本比较高,尽管上面有90万个位点,但解读时用到的位点也就几千个。

而当赵伟和朋友以及一些用户去交流,关于基因检测他们还想知道一些什么样的信息的时候,类似生活习惯和基因之间的关联,比如哪些食物热量更容易形成脂肪,包括性格和行为倾向方面等一些比较有意思的解读,在标准芯片中又找不到相应的位点。

另外的一个不同就是通常某个基因在欧美人群中有显著差异,但在亚洲人群中却没有什么差异,中国用户对此就没有需求。比如安吉丽娜·朱莉是典型的家族型乳腺癌BRCA1基因变异的携带者,这个基因在美国人群中有显著差异,但中国人群对这个基因的携带者可能不到10%。欧美人群大多是混血,有寻祖意识,对他们来说基因检测中有意思的血统成分对中国用户来说意义不大。

赵伟突然意识到,她之前,也包括很多基因测试公司的思路都是一种实验室的模式。“也就是说,实验室有什么,我们就向用户推广什么产品,而其实,我们应该真正从用户角度出发。”比如孕期女性,她更想知道关于她自己的信息,关于她小孩的信息。然后从目前的科研成果中去寻找相关联的,再把需要的位点植入到芯片中去,做一个定制化的芯片,这才是一个市场化的产品思路。

就在赵伟开始想着如何通过定制芯片降低成本,同时又能满足用户需求的时候,陈晓迪主动联系了她。陈晓迪是留美生物学博士,在美国从事了11年的肿瘤遗传学研究,而回国前在美国雅培分子诊断部门从事基因检测试剂盒开发。当时的陈晓迪刚刚回国,正在寻找市场机会,刚好看到360基因的第一代产品,就通过原来北大的同学,也是当时360公司的副总裁刘俊联系到了赵伟。“我们聊了一个下午,第二天陈博士就拎着电脑来上班了。”赵伟说陈晓迪为公司带来了技术研发方面的实力和经验,而他现在也成为了360基因的联合创始人。

今年3月他们有了做二代产品的想法,现在产品已经开始了预订购,售价1888元。“很多用户连在线咨询都没有,就直接下单了。你会发现用户对2000元以内的价格接受度会高很多。”

他们把芯片成本降了下来。向Illumina公司做了定制芯片,只需要几千个位点就可以,这样,检测成本也随之下降。陈晓迪和他的团队还开发了一套自动化解读系统,原本和第三方合作需要支付的解读费用也就不存在了。

在推出第一代产品的时候,赵伟经常被用户问到的一个问题是“我可以不做这个,不做那个,便宜一点吗?”她这次索性打包了一个基础套餐,而不是把全部的检测项目一次性完全释放给用户,让用户一次埋单。现在,360基因的基础套餐包含100多项,大多是每个人都普遍比较关心的。如果用户有需求,可以单独购买某个升级包。

不过赵伟承认,一代产品中之所以把400多个检测项目一次性释放给用户,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她觉得后期能够包装出来的有吸引力的升级包很少。不像现在,可以做出儿童升级包,肿瘤升级包,肥胖升级包等各种各样的升级包。23andMe通过低价吸引用户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基因比对建立在大数据的基础上,越多用户使得结果越准确,360基因现在显然还达不到这个程度。

赵伟把备孕期和孕期女性定义为主要的消费群,原因是“女性在准备要孩子的那一刻起,对生活品质要求就提高了,对基因检测就会更有需求”。而一旦她体验之后觉得不错,就会生完孩子之后给小孩再做一个,然后是老公,双方父母。赵伟觉得这会产生一个延续性的购物行为。而随着人们对健康时尚的关注,她认为自己的产品也非常适合作为一种个性化的礼品,尤其是商务礼品。

“我们主要面向的是年轻人市场,希望让大家觉得基因也可以很时尚,很有趣。”赵伟说还在对产品进行改进,主要是和用户产生互动的地方,很多细节她觉得都还需要去打磨,包括产品包装、服务流程、解读项目,报告的展现形式等。

“现在,360基因主要通过让利吸引更多的用户,之后赵伟希望用户能够购买更多的升级包来产生利润。而对于很多人可能会担忧的基因隐私问题,赵伟的回答是“我们给到实验室做检测的编号和给到用户的编号是不一样的,每个用户的数据我们也都会分割储存。我们是最不希望数据泄露的,毕竟我原来是做安全的。”

(文章来源:http://www.cbnweek.com/v/article?id=5808

在线咨询